新·呕吐秽地

——记《科学小飞侠CROWDS insight》

观后感,个人偏见极多,慎重。

欢迎讨论,但恕不接受阴阳怪气和谩骂。

谢谢观看

#夜半梦回#

今天舍长说她虽然不是很懂fate的事不过终于有卫家饭这样一个没有打打杀杀的美食番真好。

我科普并鄙视了一下型月的溜粉行为之后,强烈地表达了我不允许圣杯战争和平化的意愿。

尤其是远坂凛必须输。

她凭什么可以不通过血的洗礼就获得幸福?她获得幸福的同时她的妹妹樱将毫无救赎,一辈子在人间地狱生活而不自知,错误扭曲的以为不上火刑架仅背负枷锁过日便是难得的幸福。

资质更符合家族传承的长女赢得了父母,赢得了独立自由的生活,虽然没能赢得圣杯但赢得了个干翻圣杯的男友并出国留学迎接更璀璨的未来。

——这是fsn ubw线的内容。

这个世界已经是残酷不公平的了,是否能在这个冷漠无情的世界上为一个少女留下最后一份能够...

【占tag出本抱歉】k伏八 猿美同人
退坑回血,保存良好全新有包装,中文漫本。

《遗失の嘘》

¥40,不包邮,交易走闲鱼。

家里伏八的最后一件了,卖掉我就可以暴露(咦?)了求你们快买_(:ᗤ」ㄥ)_

《向生》
屏到吐,放弃修改,上图吧。

骨质疏松

  她在一阵“沙沙”的声响中醒来,口鼻间依稀还残留着乙醚的气息,不久就被一股湿润而清新的风吹散。她撑着还有些发软的身子坐起来,环顾四周,目之所及尽是茂密的灌木丛,约莫有成年人的腰部的高度,间或生长着几颗高大的乔木,在沁凉的山风中颤抖不已。她抬头看看天,试图通过星月的位置知道现在的时间,却只看见了灰白的雾气和其后若隐若现的暗红的天空。

  她记得自己是独自一人在集市中闲逛时从背后被拉入了一条昏暗的小巷中,视线中突然就出现了一双皮肤黝黑的健壮的手臂,线条流畅、充满了爆发力的手肘上虬曲着青色的血管。记忆中最后的印象,是那人用棉布捂着她口鼻把她摁在胸前时,那在她耳边激动地轰鸣着的心跳声,扑通扑通扑通...

呐呐,听到了吗?
那交响曲般恢宏的欢笑声
弱者像小提琴一样呜咽着
幻化成灯红酒绿的绚烂

呐呐,看到了吗?
滑稽的红鼻与大笑的唇妆
泪珠点缀如同闪烁的亮片
拼凑出欣喜愉悦的满意

呐呐,闻到了吗?
面包店里新鲜甜蜜的香气
腐化霉变的芝士价高者得
混杂为富足宽裕的康乐

呐呐,尝到了吗?
晶莹剔透的冰糖甜齁大脑
混入玲珑的玻璃挑战味蕾
变成了防不胜防的幸福

【社会】

日常感悟

其实我有点分不清自己毒唯和cp粉的界限……其实大概还是比较偏向唯粉,但因为比较理智和贫穷所以还没能活到毒唯的地步。

这样活着问题就来了。
真正的cp粉无论角色经历任何风雨都能一往直前,在官爸爸的操纵下大喊“Delicious!!”……
毒唯应该不太关心角色关系只关心自家小天使的身心健康……
那么像我这种浑水摸鱼腐心不息的真的牙白了。

吃唯又觉得我家某某孤单寂寞,吃cp又很容易因为角色对我家孩子不好而愤怒爬墙。此外还要加上洁癖症严重。

于是造成了本人虐心不吃虐身慎吃抹布垃圾天雷滚滚的状态……这就是过度挑食结果饿死了的经典例子(精神意义上)。

最惨的莫过于爬了cp墙之后一切的精神都要...

剧场版《No Game No Life游戏人生zero》影评


【大量剧透预警】


“究竟要从何处讲起呢,漫长的等待即使感到疲倦,也不会让一切就此结束。

随着无意识的冲动,写下的字也变得粗糙,把一切都破坏,开始那「不可能」不就好了么。”

  在不知名的异世界曾经有那么一小群人类,他们是从自然界的猴子自主进化而来的,并非是神明创造的种族,因此他们除了比猴子聪明一点以外其实没有什么差别。我们行走在土地上时从来未曾低头观察我们是否有踩死过蚂蚁,所以在神与神创种族的战争中他们宛如蝼蚁,随便一发攻击偏转就足以毁灭一个部落。

  在看不见希望的生存危机中,男主角利库与女主角朱碧相遇,人类第一次得知了自己不过神明棋盘上的灰尘,连旗子都算不上。大概是恋爱中的...

反叛白黑/朱修
绪川千世太太的《西阶上的恶魔》paro
未完成的生贺脑洞,大纲灭文。

军‖‖校的东阶是最顶端是校长室,西阶的最下层则是禁‖‖闭室,因此校园中有“东阶通往天堂,西阶通往地狱”的戏言。久而久之就产生了军‖‖校的西阶上寄宿着恶‖‖魔的传闻。从西阶下楼要分外小心,一旦遇见了恶‖‖魔,地狱便会向你敞开怀抱。


朱雀是新生,枢木家当时已败落,雀有振兴压力,日常七骑脸。


基诺“呐,那个传闻你听说了吗,朱雀?”

雀“没有”

然后基诺就拖着雀通‖‖过西阶下楼去‖‖操场。

基诺什么都没看见,雀在离开楼梯的一瞬间看见有紫水晶一闪而过。

雀觉得是自己眼花,没说话。


第二天雀赶时间...

记恨至今的当年某些事

感觉我最记恨的事大多来自小学。

一个小学生在懵懂认识世界之时就对世界产生了怨恨。

没有错为什么要认错。

世界是不讲道理的,不公平的,也不会认真看你的努力。

小学大概是我人生的大学。


1

午休睡不着玩发夹被没收了。

想拿回,但不想听教训不想莫名被骂,绕开老师去拿了。

被说是要偷回去。

直到现在我对老师阶级都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权威感,这不是一件好事。

那人向班主任投诉了,发夹也被管理老师转交给了班主任。班主任要我先跟管理老师认错道歉再拿回。

我说我会处理的。

班主任问我是不是要再偷回去。

怎么可能,两块钱十个的水钻顶夹,喜欢是喜欢但绝不稀罕。

所以我心一狠就当从未拥有...

© Akahria | Powered by LOFTER